您的位置: 德阳资讯网 > 健康

虚实战纪 一、痕迹终现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24:32

虚实战纪 一、痕迹终现(上)

天空渐渐明亮起来,校内林中却听不见鸟儿的晨鸣,也没有小动物晨起的动静,似乎除了飞走的那只被吸血鬼豢养的哈斯特鹰以外,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动物存在。

看看周邈那边的光芒耀眼依旧,到得出结果似乎还要一些时间,张龙潜往身后的树一靠,叹了口气。

“早知道小邈就能找到阴阳眼的踪迹的话,之前就不用紧张兮兮的去找什么操控者了……不过现在醒悟好像也不太晚,之后就不用这么累了吧?”

看张龙潜一脸松了口气的模样,南宫飘立即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就不管那个叫‘小夜’的操控者了吗?他很有可能是法殿里的背叛者啊!”

这样说着,原本盘膝随意坐在地上的南宫飘挺直了脊背,身体微微前倾的看着张龙潜,显得十分的紧张,似乎在担心她真的决定就这样撒手不管了。

看着瞪大眼睛的南宫飘,张龙潜慢慢叹了口气,却并没有直接说究竟要不要继续寻找“小夜”,而是提了问题:“南宫,我问你,法殿下达的指令是什么?”

没想到张龙潜会突然提问,南宫飘稍稍愣了一下:“呃……‘绝不能给妖界半点得到阴阳眼的机会’?”

“没错。”点了点头,张龙潜一偏脑袋,认真的开口:“那么,这个指令里有跟那个‘小夜’有关的部分吗?”

“没有,可是……”

法殿下这个指令的时候这边不是还没来得及说“小夜”的事情嘛?

但是张龙潜没有给南宫飘把话说完的机会,她微微抬手打断南宫飘道:“好了南宫。你要知道,在一个团队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各司其职,我们只要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就好,其他的就交给法殿去烦恼吧。”说着,她的神情显得一本正经,“再说了,比起我们几个不怎么样的人来说,让法殿去管那个‘小夜’的事情要更有效率吧?现在我们只要一心一意找到阴阳眼就够了,不是吗?”

虽然张龙潜说得条条在理,但南宫飘总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,可又说不上来到底不对的是哪里,于是看着伸直了腿靠树坐着的张龙潜,他只能略有不甘的嘟嚷道:“龙潜,是我的错觉吗?总觉得……你变得好没干劲啊!”

“嗯?”张龙潜笑了,“原来你也看出来了啊?因为明明就有最直接的方法来达到我们的目的,我当然不想去管多余的事了。虽然我是觉得这很正常,不过在你看来就是‘没干劲’吧。”

对于张龙潜来说,这并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她认真考虑过后的决定。

除了她说的那些理由以外,会让她觉得放弃继续查寻“小夜”比较好的,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。

出现在“小夜”身边的银瞳的“魔”。

那个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“魔”虽然没有用过半点招式,但是张龙潜就是直觉他比“小夜”还要危险,而且,当时“魔”露出的杀意就宛如实质一般,比“小夜”还要浓烈可怕

张龙潜不知道“小夜”或者“魔”是否跟苍炎有什么过节,但是至少她能肯定,如果这样追查“小夜”下去而导致同时遇到“小夜”和“魔”两个的话,他们这里的五个人绝对会全军覆没。

并不是不相信苍炎的实力,只是她就是有这种莫名的感觉。

就算这是毫无道理的直觉,张龙潜也绝不敢让周邈和白露去冒这个险,更何况最初会追查“小夜”就只是为了阴阳眼而已,现在能以最平稳的方式达到目的当然是最好不过的,又何必要去趟那浑水呢?

双手交叉放在脑后,面上放松下来的张龙潜眼中,却闪耀着坚定的光芒。

绝对不能让她们再遇到危险。

虽然没张龙潜想得那么深,但没见过“小夜”的白露也不想去找一个听起来就很麻烦的家伙,于是她高举双手赞同的挪到了张龙潜身边,开开心心的和张龙潜靠着同一株树坐着,这让南宫飘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。

这时,那个一直在周邈的控制下稳步运转的阵法突的一闪,然后便没了所有光芒,那些符纸全都簌簌落回了地面,把一同掉下来的球形核心埋了起来,每一张黄纸之上却都没了任何一点符咒文字。

在张龙潜几人安静的目光当中,周邈睁开了双眼。

“找到了。”

这让几人的心都一下提了起来,连忙询问:“在哪里?”

“像是被什么阻隔了,波动很微弱且不稳定,但是能够肯定,”迎着几人急切的目光,周邈轻轻扶了一下眼镜,“阴阳眼就在校内林范围内。”

短暂的沉默过后,张龙潜蹭的放下手臂支起身子,和白露及南宫飘一同发出了惊讶的声音。

“什么?这么近?!”

虽然觉得这个结果太过出乎意料,但是张龙潜和白露都清楚周邈不可能会说谎,面面相觑之后,张龙潜猛的想到了一个可能性。

“该不会……”

想着她都来不及跟大家解释,起身就往中心跑去,白露几人连忙追了上去。

“龙潜,你要去哪儿?”

“法阵!”

头也不回的喊了之后,张龙潜却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一双手使劲的拽住了,回头看见白露拼命阻止的模样,她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贸然进去的,就是想去……”

“不是啦,我没说不让你去,但是照你这方向会跑出校内林的。”白露抬起右臂直指右面,大大的眼中满是认真,“那边才是法阵的方向哦!”

南宫飘是第一次知道张龙潜的路痴问题,和已经习惯而毫不惊讶的白露不一样,他忍不住笑了一下,然后注意到张龙潜有些尴尬的目光后立即收敛笑容,咳了一声道:“我来带路好了。”

但事实上大家都是知道法阵的大概方向的,虽说是“带路”,也就只是给张龙潜带路了而已。

虽然其他人都没说什么,但张龙潜还是面上一红,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大家前进。

很快到了法阵的边缘,在那些暗红色的符咒前停下脚步,南宫飘和白露都向张龙潜投来询问的目光。

“为什么要来这里呢?”

看看无法抹去的人血,张龙潜又将视线转向了树林深处,看着那个她完全看不见的法阵:“我在想,阴阳眼该不会就在这个法阵里面吧?”

湘潭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抚顺治疗白斑的医院
牡丹江治疗阳痿方法
湘潭治疗阳痿方法
抚顺治疗白癫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