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德阳资讯网 > 健康

芥子星辰 第四十章 判官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50:45

芥子星辰 第四十章 判官

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

呵呵,再过五天就是中秋节了。

到时候,这一轮远古的月亮会更大更圆,由椭圆形的碟子变成标准的圆盘子。

楚凡立在一棵大树下,收回仰望视线,盯着五十米外的一个院子。他观察聆听了好一阵,确定方圆三百米内,除了自己,只有一个活人。

夜空静谧,天幕瓦蓝。

明月清辉,丝丝缕缕的白云薄如蝉翼。

一个小山包的脚下,树木茂盛。

一栋孤零零的简陋砖房,四周围着稀疏破烂的篱笆墙。墙内停着一个木头车厢,却没有马,没有马厩,连井都没有一口。

这是牛丁的房子。

石猛在下午带领众捕快穿城而过,闹出的动静太大,回城后立即上县衙报到,阳武县的三巨头在等着他给出一个解释。

典史阎威与县丞周秉勋本来想借这件事把他拿下,没料到张彪蹦出来,说是自己撺掇石猛搞联合演练,并推举他为一县总捕头。

县令李文巴不得如此,当场就作了安排。

以后捕快不分南北,统统由石猛管辖。张彪依旧主管南区,职级不变。一县之内,才两个捕头,就别设什么总捕了。石猛的级别也不变,但县里会根据情况向郡府申请每年多二两银子的薪俸。

这下子石猛真成大捕头了,张彪变成小捕头。

石猛连称不需要,为民除害为国效力是分内事。

李文顺水推舟,笑呵呵道,你的云梦表弟那么有钱,当然不在乎这点碎银子了。不过租一间茶房供捕快歇脚,可不能再由你自家掏腰包,由县里拨款。

典史阎威与县丞周秉勋没料到风云突变,急转直下,有气无力争论几句后就再也没有声音。“先锋”张彪反戈一击,他们无人顶上,官阶又低。最后只能像两个傻子似的听任李文把事情定夺,气得七窍生烟。

对楚凡而言,在林中吓唬张彪时就知道这是必然结局。

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到他身上。

因为张彪被石猛一招擒拿,以后不可能服众了。

楚大神棍只是顺手再推一把帮助石猛,为自己多争取些方便,少一点麻烦。

不过县令李文的手段也很厉害。分化瓦解,借力发力,逮着机会便快刀斩乱麻。

等石猛回家后,楚凡问起牛丁情况。

石猛笑了,讲傍晚张彪一到县衙班房就暴打了牛丁一顿,说捕快的公务重地,白役没有接到差遣怎么可以擅自闯进来?可笑那厮一直仗着姐夫的威势欺人,这一次却被姐夫当成送给楚凡的投名状了。

牛丁纯粹就是一个无赖破落户,泼皮混混里的班头。

其实这些年他敲诈了不少银子,全都花天酒地用掉,唯一的置物是买下“义山”脚一栋破落院子同一个马车厢。

义山就是公用的坟山,地处南城偏僻角落,上面布满坟头,大白天里阴气森森。

就算胆子大贪便宜买下那栋房子,住起来也不方便。那里地势高打不出井,生火做饭得跑老远到界河挑水。

不过对牛丁来说无所谓。

反正他成天在外面鬼混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顶多晚上回去睡睡觉。

至于他买下马车厢后运过些什么东西,石猛就不清楚了。这厮并不蠢,知道落入石猛手里没个好,极少跑到城北活动。

子夜过了,月亮西沉。

楚凡出现在义山脚下。

他面庞红紫,紫中又透出一抹黑。披一件猩红色大氅,头顶带黑色紧箍纱帽。帽子两侧有两个弯曲的斜向上突起,仿佛牛角。

这是一套幽冥判官服。

李素前几天在裁缝铺子订下,今天才做好送来。她准备明天带着盈盈去判官庙烧香还愿,替判官爷换上新装。

楚凡心中一动,把它悄悄偷出来,还顺了一盒胭脂。

他没告诉李素,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。反正再去订做一套,迟几天还愿也没有关系。

一天挨两顿胖揍,牛丁的骨头像散了架,浑身疼痛。呻吟了半夜才浅浅入睡,却被“啪”一声轻响惊醒。

他是这方面行家,感觉门拴动了。

是哪个不长眼的小毛贼,敢欺负到爷爷头上?

门拴可不是这么拨的。

上下栓好办,倘若是左右拴,须先把门板拉平,从门缝里喷入桐油,再用薄刀片一点一点细心地拨,方不弄出声响。

牛丁睁开眼睛,抓住铁尺。

陈旧木门吱呀呀开了,月光漏入。

一个门框高的身影无声无息飘到了榻前,面庞红黑模糊,头顶牛角官帽,身披血一般鲜红的大氅。

牛丁呆呆看了数息,火烫一般丢掉铁尺,掀开被子,直接跪倒在榻上连连磕头,惊恐道:

“判官爷,小的早就知道您老人家会来……”

楚凡心中一凛。

他是一个被科学严格训练出来的穿越者,到目前为止,发现这个世界的神奇和愚昧依然可以用科学解释,怎么会轻易接受鬼神的概念?连幽冥地府都不信,怎么会相信一个歹毒的地痞无赖竟然是忍辱负重的冥河摆渡人!
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?呵呵,还是省省吧。

但是

芥子星辰  第四十章 判官

,牛丁的反应太不正常了。

他确实在害怕,却没有表现出正常人遭遇虚无缥缈神鬼后的恐惧感。连胆大包天如楚凡听到那句“他们阳寿已尽,小人只是奉命摆渡”时,都曾感觉毛骨悚然。

他这副样子,更像心里有鬼的下级碰到大上级突然查岗,吓一跳。

还有,什么叫早就知道?

牛丁继续道:

“小人不是故意要动您老人家座下庇护的三个童子,实在没有办法,不然交不了差……”

听到这句,楚凡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传说中的冥河摆渡人半人半鬼,都不是正式鬼差,和判官差距十万八千里。

三个小孩子藏身判官庙,相当于受到判官庇护。

牛丁把三个小孩子“摆渡”,相当于屠狗令一下,一名白役为了交差,竟然闯入县令大人乡下的老宅把三条小流浪狗灭了,心里自然诚惶诚恐。

原来不是见财起意,自己抛出的银子与帷幄惹了祸。从“实在”二字也可以听出,牛丁盯住三个乞儿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他绝不是装样子,真以为判官降临。

否则,只有知道其中的因果联系,知道自己今夜前来的目的,才能演绎得如此完美。但如果他厉害到可以知道这一切的程度,也用不着装了。

那么他真是冥河摆渡人吗?

楚凡觉得,也不太像。

至少他依旧说三个童子,不知道有一个活转了。

并且没有看出判官是自己假扮的。

四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四平牛皮癣
四平牛皮癣医院
四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四平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