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德阳资讯网 > 娱乐

读《铺满玉百合的夜空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43:08

看到这本书,亲切之感油然而生。“铺满玉百合的夜空”这句话,是我几年前写过的一首诗里的一句。那晚,就书名、简介和前几章的修改,斜阳与我探讨了很久。她当时还担心自己因为不懂爱情,害怕这个情感小说写着会卡壳,没想到很快就完成了这本小说。这和她的坚持与认真的态度不无关系。

语言。

一般一本新书,我只读前面几章,然后让作者修改,直到我觉得可以了就签约。初读斜阳的文字,一股清新纯净的气息扑面而来,让我嗅到了青草般淡淡的清香,嗅到了泥土的气息。读着读着,我想起了沈从文,想起了《边城》,想起了翠翠。为了对比《边城》和《铺满玉百合的夜空》两小说的区别,在读斜阳的书之前,我又重新看了一遍《边城》。

沈老的文字,纯净优美,那种舒适,是浮躁之心无法创作出来的。小说结尾那句更是荡气回肠,令人回味——“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,也许‘明天’回来!”

斜阳小说的前半部分,就是大学之前悠悠、林轩等这群孩子上小学的时光里,语言和营造的意境,颇有些沈老的韵味,那种纯净,就像安与骑兵小众化的歌曲《红山果》那样,虽然非主流,却独守一方净土,令人陶醉。

艺术的真实。

写长篇是需要相当的底气的。金庸老爷子收徒弟,开出了两个条件,结果全国合格者无几——精通文史哲,至少会两门外语。后来与我的老师聊到此事,老师淡淡地说,这都是最基本的。除了这些硬功之外,对生活的感悟与提炼,有双敏锐的眼睛和热忱的心,对创作也非常重要。

就像斜阳自己说的,她不懂爱情,缺乏经历,这种“没底气”在后文中逐渐凸显出来。这也是我为她写这篇书评中想重点讨论的一个问题:艺术的真与假。

这两年,我思考很多的一个问题就是艺术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。

抽象的语言与说教,不仅不容易被人理解,而且显得枯燥无味。我先说两个自身的小故事吧。

有次我和一位老师,我们两个单独吃饭。他说,省里举行小说大赛,有篇微型小说竟然得了二等奖,我觉得很奇怪,告诉了主编,主编赶紧拿了下来。我讲给你听听,你觉得问题出在了哪里。然后,他讲了故事的梗概:一个在大雨中迷路的女人,骑着自行车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郊区,浑身湿透了。就在这时,她看到不远处有一间小屋,窗户隐隐透出亮光。她就去敲门,一个年轻帅气的独居男人在那里。然后热茶热饭各种伺候,她洗了个热水澡,吃了饭,美美睡了一晚。第二天,两人惜惜而别。后来,这个女人骑着自行车又来找他。发现他不在小屋里,她无奈地离去,山花插满头,引来蝴蝶无数。

我听老师叙述完故事梗概,只说了一句话:她写的不是小说,是童话。

老师说,她写的就是现代版的“人面桃花”。

关于幽默,我已经写了两本书,但是第一次见到一个陌生人,尤其是异性,是切忌幽默的。两个初识的人,首先要消除对方本能的戒备心,交谈熟悉中,彼此建立信任,觉得安全,才适合开玩笑。

同样的,狂放暴雨孤立的小屋,独居的男人,一个落魄的女人闯入,洗个热水澡,然后吃饭睡觉,自然而然得像在自己家一样。这种连生活基本逻辑都不符的情节与细节,就让人觉得很假。

电影很假,但是不影响它感动我们。如果一边播放电影,一边让你看到导演翘着二郎腿打哈哈,跑龙套的在一边数盒饭。真假相差如此之大,如此忽视你的智商,骗你骗得如此明目张胆,估计也骗不来你的眼泪。

艺术的真实,应该符合人性符合一般规律和生活的逻辑,是一种虚构的真实。

另一件小事。

我拿着自己的小说让另一位老师给我改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话,生活的真实不等同于艺术的真实。

生活中,你走在回家的路上。路边一个人打了你一巴掌,这是有可能的。他可能醉了,可能有神经病,可能没事找事,可能耍流氓。但是,这种情况毫无来由地出现在小说里就不行。生活中的真实,放到小说里,可能就显得虚假。

(“小轩,呐呐,你看。”举着的杯子里,放着的是金黄色的小螃蟹。“阿姨好厉害哦!”小林轩崇拜。“那是呢!妈妈做的最好吃的了。”)

熟螃蟹会是“金黄色”?

共 156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文章从作者读到的一篇小说说起,对文艺作品中艺术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进行了有益的探讨,认为“艺术的真实是一种虚构的真实”,而“生活中的真实,放到小说里,可能就显得虚假”,这样的探讨对热爱文学创作的读者来说很有裨益。不过我想说的是我妈妈油锅里煎上来的小螃蟹翻过反面确实也是“金黄色”的,这也是生活的真实哦!问好,祝福!推荐!【编辑:姜光丽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09-27 00:29:51 艺术的真实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!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 -09-28 1 :06:24 问好朋友。

周末愉快!

宿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白山治疗白带异常费用
酒泉整形美容费用
宿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白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